落魄少年被戴绿帽子,让所有人嘲笑,谁知一个性感美女改变了他的命运

广市大学城区,华省理工大学饭堂。

趁着中午兼职挣生活费的大三学生秦明,正在擦桌子,但他动作忽然僵住了。

旁边一桌的一对男女,他认识。

一个是他称兄道弟的同乡杨威,一个是他谈了两年的女朋友李梦。

李梦此时拆开了一手机盒子,惊喜道:“哇,杨威,真的是最新的苹果手机,我想要很久了,你对我太好了,么么哒。”

看着女朋友李梦当众亲吻杨威,秦明心在滴血,双目愤怒睁圆。

杨威得意的笑着,伸手穿过桌子下,再穿过李梦的裙子,摩挲着她的大腿,说道:“李梦,我杨威说到做到,一万多的手机算什么?我家一年过赚五十万很轻松。以后跟了我,保证你吃香喝辣。”

秦明手捏着擦桌布,整个人气得浑身发抖,他们竟然背着他在这里偷/情?

秦明抡起一个盘子,砸了过去,砸在两人的桌子上。

杨威吓了一跳,大叫:“我草,你疯了?你这个臭刷盘子的玩意……啊,阿明,怎么是你?”

李梦抱着新手机也是慌了,她出轨被抓到了,但很快她也就恢复冷静了下来。

她反而关心杨威,问道:“阿威你没受伤吧?”

看到女友无视他的存在,还去关心杨威,秦明的心在裂开。

秦明脖子粗红,大声怒喝:“李梦,我辛辛苦苦做兼职,就是为了给你买你喜欢的新手机。你居然背着我出轨?杨威,有你这样做兄弟的?撬我墙角,我没你这种兄弟。”

这里闹得大,立刻吸引了全饭堂的人瞩目。

李梦也是被激怒了,主动的揽住杨威,得意洋洋的炫耀:“是呀,我是移情别恋了,那是因为你穷,我再也受不了你的穷。你个臭屌丝,不配跟我在一起。呵呵,没想到你还在饭堂刷盘子的,啧啧,你除了这张小白脸,一无是处。阿威这样的富二代才是真男人。”

杨威擦了擦脸上的脏水,事已至此,偷/情被发现,他也决定翻脸了,道:“秦明,你也不撒泡尿看看你那穷酸样?你配有李梦这么漂亮的女人吗?你有钱给李梦想要的生活吗?你就是个擦桌子,刷盘子的屌丝,你认清自己的本质没有?兄弟?我呸,我跟你称兄道弟也不过是为了接近李梦。”

秦明不死心的说道:“李梦,我才是你男朋友啊。”

李梦轻蔑的说道:“是啊,我以前看你挺帅的,迷了心窍。自从看见你给人洗车、看门、刷盘子,那些下贱人做的工作,我就觉得你恶心,你就一做看门狗的料,也配做我男朋友?你不嫌弃丢脸,我还嫌弃丢脸呢。”

做看门狗的料?

这恶语就像一把倚天剑,直接插入秦明的心窝,让他最后的希望毁灭了。

此时,一些凑热闹的学生嘲讽道:“确实,没能力也不能怪别人移情别恋吧?都什么年代了,自由恋爱多正常,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。”

又有人同情道:“要怪,还是怪你没钱吧。你有钱买水果机,你女朋友不就不会跑路了吗?”

旁人又劝说道:“兄弟,要想生活过得去,头上还得有点绿。”

“没钱就做光棍屌丝啊,撸管就够了,凭什么碍着人家女孩寻找自己的幸福?”

杨威十分惊喜,周围的人居然帮他说话,也是呢,这个年代,笑贫不笑娼。

他放声大笑:“就是啊,你没钱,就是原罪。兼职擦盘子能赚几个钱?李梦及时放弃你才是正确的选择。我家有钱,我能给李梦想要的一切,你能吗?”

李梦嫌弃道:“原本还想我们好过一场,留你一点面子,现在不必了。你这臭屌丝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。”

秦明心痛,钻心的痛,他家里虽然穷,没日没夜的做兼职也是为了给李梦买她喜欢的东西啊,两年下来,少说也为李梦花费了两万多块钱。

结果呢?

李梦享受完了,攀到更高的枝丫了,就把他给甩了。

而同乡杨威,打小就被同村人欺负,一直都是秦明照顾他,以前都是做他小跟班,自打读大学后,他就变了。

但秦明万万没想到他变得如此不堪,撬兄弟墙角!

“哼哼……呵呵呵……”秦明大受刺激,摇着头,对这两人死心了。

他眼角泛着泪花,万念俱灰的说道:“李梦,你就这么爱钱吗?没有爱过我吗?”

李梦哼道:“是啊,我就爱钱,你要有钱,我就不离开你了。但你有吗?跟你两年了,你有个屁。穷屌丝连累我两年了,啊,我两年青春,我真的悔青肠子了。”

杨威搂住李梦,嚣张道:“怎么的?秦明,李梦爱谁是她的自由,你也是读书人,知道自由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吧?大家一场同乡,我劝你以后别再打李梦的主意了,小心我跟你翻脸。别忘了你爸在我家店做仓管的!我一个电话,叫你爸失业。”

李梦又亲热的亲了一口杨威,道:“阿威,你真的好man啊。我果然没挑错人。”

两人就要离开,忽然,秦明大喝一声:“慢着,还有一笔账没有算清。”

众人以为散场了,结果秦明居然还要反击?可是面对对方新男友如此强势有钱,你一个刷盘子的臭屌丝怎么反击?

秦明深吸一口气,眼眸不再迷茫犹豫,取而代之的是坚决。

他冷声道:“好吧,既然分手了,那么昨天的分手炮我总得付钱,免得你说对不起你的两年青春。”

说着,秦明拿出一张五十块丢在地上。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分手费五十块?”

“史上最便宜分手费诞生啦。”

“这人搞笑的吧?被甩受到刺激了?”

听着旁人的嘲笑,李梦的更加嚣张了,不屑道:“啧啧,全身上下就五十块,你连一般刷盘子的都不如,这还当分手费?笑死我了,我倒送你一百都没问题,当做可怜你。”

秦明沉声道:“你别误会,这不是分手费,这是昨天晚上我们打/pao的费用。我们一起两年,730天,我欲望比较强,跟你一周四次左右,而我在你身上花了两万块左右吧,粗略算下来,跟你睡一次大概48块,我觉得挺划算。这五十块是昨天晚上打的那一炮,剩下两块当小费吧。”

静,饭堂这里其实围观了不下二十多人。

他们都是看热闹的,但突然听到秦明这么清新脱俗的分手炮费用,他们都惊呆了。

而安静过后,整个饭堂爆发出一阵大笑浪潮。

“噗,哈哈哈嘿嘿……”

“这个强无敌啊,48块睡一次,外面480都睡不到啊,哈哈哈。”

“好便宜啊,啧啧。”

“这么算下来,我怎么觉得这男的赚大发了。”

“一周四次,我的天,一次才48块,呜呜,美女,我们加个微信吧。”

“48块一晚?给我来一年的份。”

李梦脸色极其难看,一阵青一阵白,她气得酥胸乱颤,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因为她无法反驳这个事实。

她都吓呆了,这话真是一把屠龙刀,把她屠得满身是耻辱,她恨不得时间能倒流,她要在秦明说这句话前逃离这里。

她指着秦明巴巴结结道:“你、你……秦明你个臭屌丝!!!你给我记住,我、我……阿威,你去哪里?等等我呀。”

杨威哪还有脸留在这里,赶紧走,省得他也被人嘲笑是捡破鞋的。

秦明看着二人离开,这一场分手闹剧,他赢了,但他一点都不高兴。

失恋了,秦明也没心情工作,他离开了饭堂,惆怅无比的呆坐在大学校园的路边。

正当秦明沉郁悲伤的时候,突然被两个威武的黑衣男人围上来。

秦明一愣,他回头看看,自己背后没有其他人,目标确实是他。

他紧张的后退一步,道:“我好像不认识你们,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吧?”

男人拿出一张照片看了看,再看秦明,道:“秦先生,我们老板有请。”

“你们老板是谁,那究竟什么事?”秦明抗拒的问道。

黑衣男人摇头道:“我们只负责请你去,其他一概不知,请秦先生放心,我们不做非法勾当。如果秦先生没有胆子上车,我们也不强求。”

说完,男人很有礼貌的做了个请的姿势,然后秦明看到一个停在路边的一台加长型大奔车门被打开了。

秦明突然讪笑:“我女朋友也没了,穷得就剩下胆了,有什么值得你们企图的?”

很快,秦明透过车窗,看到车子来到广城最顶级的富豪别墅区,云山别墅,车子一路行驶,还行驶到了最顶端的别墅那里。

秦明吞了吞口水,这得多有钱才能住住这里啊?

秦明从车上下来,看着高高的金属护栏,复古的格局,那青铜大门,还有两口貔貅石像,他也想不到自己这辈子能有机会踏足这种富人之地。

“秦先生,请。”黑西装男人依旧比较客气的样子。

秦明深呼吸一口气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进去吧。

第2章 继承人

云山顶的别墅之内,富丽堂皇和金碧辉煌都不足以形容这房子的豪华,文物古玩随处可见,中外名画陈列开来,如此奢华,恐怕连地上的一块瓷砖,都足够秦明一个月的工资了。

秦明胡思乱想的时候,他来到了书房,十分简朴的风格,一排书柜,一排捕杀的猎物脑袋标本,越过面前的圆桌的插花,那另一端坐着一个垂暮老者,犹如风中残烛。

那老者正仰在椅子上,闭目养神。

而老者身后,站着多名黑衣保镖,还有一名年轻貌美的女秘书。

秦明皱眉道:“这人是谁?怎么有点眼熟?”

忽然,糟老头睁开道:“秦明,你还是混得这么惨啊。怎么?忘记我了吗?”

猛的,秦明回想起两年前,他在一个雨天送外卖时救了一个轻生的男人,仔细辨认下,不就是眼前这个糟老头吗?

当时还大一暑假,秦明本着救人救到底,送佛送到西的原则,还在医院照顾了这个男人一段时间呢,所以印象深刻。

“啊!我记起来了,是你。”秦明突然站起来,指着对方说道:“两年前得了绝症,开劳斯莱斯在河边轻生的大叔,你叫常、常鸿禧,对吧。”

“呵呵,没错是我。”常鸿禧宽慰一笑:“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秦明走近去一瞧,道:“不对啊,大叔你怎么老了这么多?你不是才五十多而已吗?这模样都快七十了啊。”

常鸿禧随意的说道:“癌症化疗的副作用罢了,任我本事再大,也敌不过生老病死。”

秦明脸色一沉,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抚一个饱受病魔折磨的人。

常鸿禧说道:“我没有时间了小子,我答应你过你,我一定会报答你的,今日就是我报答你的时候。这份文件签了,你就将拥有我的一切。”

话音刚落,后面年轻漂亮的女秘书拿出一份遗产继承协议,递给秦明。

“啊?继承遗产?”秦明感觉不太真实,这简直就是做梦一样。

他不理解的说道:“你认真的?就算你老婆出轨了,你还得了绝症,我跟你非亲非故,也不用把遗产全给我吧?你不是还有几个孩子吗?”

常鸿禧突然激动的抖了抖身体,沉闷的说道:“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都不是我的,全部都不是我的种……”

秦明沉默了,你这个糟老头可真的倒霉,到老才发现头顶绿油油。

常鸿禧继续说道:“我花了两年时间,暗中把她们从我这里拿走的全部夺回来了。可惜我死期将至,而我打下的诺大一个企业帝国必须要有人接手。我还欠你一个人情,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的一切,就由你继承。你不愿意也可以拿一笔钱离开。”

突然天降横财,简直比中体彩一等奖还要好运气,仅仅是因为两年前的一次救人善举。

但秦明可不笨,继承了常鸿禧的财富,同时也继承了他的仇敌和麻烦,这年头,仇富的人比比皆是。

可是,秦明没有犹豫,他才不会矫情,他需要钱,有了钱家人可以过上好日子,有了钱他才不会被人小瞧,有了钱,他就不再是地底的一堆烂泥,不再是臭屌丝。

秦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,按上了拇指印。

常鸿禧对正在收拾遗产继承协议的女秘书,道:“宋颖,以后秦明就是你的少爷了。”

宋颖严肃认真的看向秦明,虔诚的鞠躬道:“少爷,宋颖,这一刻起将成为你最忠诚的贴身秘书。”

秦明连忙说道:“诶?我的秘书?宋颖是吧。其实我……我也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,以后还请你多多照顾。”

宋颖微微一笑,礼貌的说道:“是,少爷的品格真谦逊。”

此时,常鸿禧伸出手,似在向秦明招呼,秦明心怀感激,赶紧的走上前,半蹲在椅子旁,仰望着这个给予他不知道多少财富的男人。

常鸿禧轻抚秦明的脑袋,道:“记住了,我叫常鸿禧,海外华侨。两年前,我自甘堕落那一个月,多亏了你的悉心照顾才重新振作,我常鸿禧生是人杰,死也是鬼雄,可以被打倒,绝不会被打败。你我本素不相识,我把我的一切赠予给你,其一是报恩,其二是……我很孤独,我身边没有一个亲近的人,甚至朋友。你继承了我的一切,希望你不要走我的老路。”

秦明心中一动,颇有触动,这常鸿禧比古时候的皇帝还惨,孤家寡人一个不说,还被绿了。

他突然鼻子一酸,有点同情这头顶绿油油的糟老头,他应了一声,道:“我知道了,义父。”

常鸿禧突然咧嘴一笑,道:“嘴儿甜。不过,医生说了,我应该还有能坚持半年。你既然签了协议,也就说你还有半年时间熟悉你要继承的遗产,不清楚的,宋颖会跟你说的,我今晚还要赶去英国开一个重要的会议,送我到停机坪吧。”

秦明应了一声,既然叫了义父,那就就要尽义子的责任,他推着轮椅到别墅庄园外的直升飞机旁。

送走了常鸿禧后,秦明回到富丽堂皇的别墅内,摸摸梵高的名画,抱抱明朝出土的瓷器,最后把自己丢在犀牛皮软沙发上,望着天花板那英国皇室同款水晶吊灯,那个爽,这辈子第一次这么享受。

不过秦明其实还有点懵,问道:“宋颖,告诉我,这一切都是真的。”

宋颖双手放在腹部以下,微微欠身行礼,道:“是,少爷,你继承了少爷的全部财产,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。”

秦明疑惑的回头,问道:“宋颖你也是财产的一部分吗?这年头不应该是上级和下属的关系吗?你签的卖身契不成?”

宋颖恭敬道:“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宋颖是老爷为少爷挑选的贴身秘书,为此,宋颖从训练营中被选拔出来,并额外培训了两年。”

秦明心中一动,训练营中选拔出来的?

秦明打量着这么一个年轻貌美的女秘书,身材高挑,曲线玲珑,长得也是沉鱼落雁,比那李梦不知道强多少倍。

秦明惊艳了两秒,神色就恢复自如,心道:“尽管穿着职业装,反而更有韵味,果然漂亮啊。不过一直盯着人家的身体看不礼貌,我得保持克制,不能太土鳖。”

漂亮的女秘书也略显惊讶,她会见过许多权势人物,大多见到她的绝色美貌就移不开眼睛了,而面前这个二十出头,正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对她居然只是略微惊艳,如此定力,顿时对秦明生出不少好感。

觉得秦明与其他男人不一样。

秦明看着宋颖,心想如果他带着宋颖回去,出现在李梦面前,凭借宋颖的美貌,那场面足够她妒忌得发疯了吧?

但他又觉得那样做太没品了,他都变成超级大富翁了,还要做那种都市小说里面的低级打脸?

可秦明一想到自己付出两年的感情被背叛了,内心总有点过不去。

宋颖看到秦明脸上的郁郁不欢,好奇道:“少爷,有什么事让你烦恼?请问宋颖可以帮忙吗?”

秦明摇头叹气:“没事,只是今天中午的时候,女朋友跟一个有钱人跑了,心里气。”

宋颖不理解的问道:“少爷已经富可敌国,什么女人得不到?只要知道少爷表明现在的身份和价值,对方一定会重投少爷怀抱。”

秦明淡然一笑:“我可不想落得跟义父一样的结果啊。宋颖,你知道什么叫作爱吗?”

宋颖俏脸一红,回道:“做……爱?就是男女脱光衣服结合在一起。”

“……”秦明一脸黑,这个年轻女秘书是不是缺乏一些基本常识呢?

他摇了摇头,道:“算了,都已经过去了,不去想这些没用的。对了,宋颖,我到底能继承义父多少钱?”

宋颖听到是询问业务,立刻从车上拿过一个平板电脑,一边翻着报告一边说道:“十分抱歉少爷,因为有些国外业务,那边的行政人员还没向我递交资料,所以无法彻底统合清楚。但目前我所掌握的资料中,华夏正在盈利的大小公司,上季度纯盈利约三百四十五亿美元。而总资产的话,因资料不够,还无法统计清楚。”

秦明惊呼道:“一个季度就这么多?”

宋颖嫣然一笑,道:“是,少爷你就是这么有钱。”

秦明打趣道:“宋颖,我都有这么多钱了,你觉得我还要不要继续回大学读书吗?”

宋颖脑袋一歪,道:“少爷,不吃饭则饥,不读书则愚。少爷拥有谦逊的品格,应当成为一个大智慧的人。”

秦明心中一动,这个女秘书感觉不简单,这些话直入他的心坎。

是啊,有钱怎么了?有钱也得读书,坐吃山空的道理他可是很清楚的,只有提升本身的本事,才能守住金山银山。

秦明拳头一握:“好吧,为了尽快忘记失恋,我要发愤图强。行了,宋颖,送我回去学校。噢,对了,顺便给我卡里转五十万块钱。”

“是,少爷。”宋颖微微一笑,鞠躬送秦明出门上车去。

第3章 哪来馊菜味儿

“小明,你在哪兼职呢?高数课马上开始了,老何看不到人可是要点名挂科的,对了,你的课本我帮你拿了,直接来602课室。”

秦明刚从奔驰车里下来,就看到同宿舍的兄弟赵立牛发短信找他。

秦明这也是没办法呀,他撒腿狂奔,跑向教学楼。

但是赶到教室的时候他还是迟到了,他站在门口大声道:“报告老师,我迟到了。”

但是讲课的老何居然没有搭理门口的秦明,他继续在解题,足足一分钟了,把题目解释完了,才拍拍手,斜眼瞄了一下,站着流汗的秦明。

这晾着他这么久,这气氛要多尴尬就多尴尬,其他同学或是可怜、或是嘲弄、或是无表情。

老何不满的说道:“秦明,你来大学是打工的,还是学习的?如果你更喜欢打工,就应该休学,好好工作。劳动光荣,在饭堂刷盘子不耻辱。”

“你看你,连打工的衣服都忘记换了。”

“你看你,上我高数的课,连课本也不带,哎呀,你神童啊?”

老何一连串的愤怒质问,让空气近乎凝固,任谁都看得出,老何很生气。

秦明哪敢反驳,他迟到啊,他理亏啊,做错了事,挨骂就站好。

但是,这个时候,门口外面又来了两个人,不就是杨威和李梦吗?

他们是一个班的。

杨威和李梦看到秦明,心里一突,本想嘲讽两句他怎么还穿着中午饭堂打工的衣服?但碍于这里是课室,老实的喊了一声:“报告,对不起老师,我们迟到了。”

老何眉头一皱,随手一挥,道:“进去吧,下次注意。”

何丘作为年长老师,却特别势利眼,看杨威是富家孩子就网开一面,因为人家杨威上次因为挂科了给何丘送了些礼物,何丘特别照顾了一下。

如此厚此薄彼,也是让人大开眼界,秦明本以为杨威跟李梦二人也会受到责问,但居然没有?

他很不服气的说道:“报告,杨威和李梦能进,我可以进去了吗?”

刚坐下的杨威逮到机会了,嘲笑道:“什么?你不是要准备去打工吗?衣服都穿好了,我们可以封你一个打工积极分子。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有一部分人哈哈大笑起来。

李梦也乘胜追击,道:“哎哟?哪来的酸味儿?啧,就跟饭堂那馊菜桶里的味道一样,哪来的?”

这么一说,还真有人捏住鼻子,嫌弃道:“啧,秦明你不洗干净才来上课?真是一颗老鼠屎臭了一个班级。”

李梦得意的狞笑,终于逮到机会报复了,中午在饭堂左一句48块,右一句便宜划算,可让她出丑了,亏得那会饭堂人不算多,没太多熟人,不然她名声就毁了。

李梦心里还想:“老娘当初怎么瞧上你这小白脸了呢?哼,光鸡b有用,没钱还不是没卵用?要我这样的美女跟你挨苦?你看你,一声馊菜味儿,谁不嫌弃你?你丢不丢脸?”

何丘不满的说道:“你看你,把好好的课堂搅得不安宁。上来把黑板这题线性代数解出来,就留下来上课,否则回去洗干净你这酸臭味再来吧。”

秦明咬着嘴唇,他内心极度压抑,凭什么?凭什么杨威和李梦也迟到了却丝毫不受惩罚,他还要做题才能上课?他学费没交吗?

老子虽然穷,但学费也交齐的好吧。

但这里是学校,哪个学生敢轻易挑战老师的权威?一个不好记大过,劝退,那就不是闹着玩的。

秦明走上讲台,看着黑板上的一题线性代数求范围值。

大学的高等数学,很多人都学不好,挂科的比比皆是,杨威和李梦那样的人就是那样的,是通过贿赂才勉强及格的。

当初杨威还跟秦明炫耀过,说这社会,没啥事是钱解决不了的。

何丘站在一旁,胜券在握,心道:“哼,这是今天新知识内容,你这个整天沉迷打工穷学生,会预习才怪。啧,站那么远还闻到这臭味,真难闻。”

后面一些同学好奇道:“新知识点啊,秦明会做吗?虽然他平常挺厉害的。”

杨威不屑道:“他会个屁,最近为了给李梦买手机,一天打三份工,中午饭堂一份,傍晚送外卖一份,晚上酒吧看门一份。他有时间读书?”

李梦也讥笑道:“铁定解不出来,何老师赶他就对了,真的臭不要脸说的就是他种人,他这种穷酸,有资格跟我们这样的人同课室上课吗?”

秦明一宿舍的赵立牛不满道:“李梦,你怎么回事?你不是小明女朋友吗?跟杨威在这里一唱一和的。”

李梦泼辣的回道:“我们分手了,这臭屌丝配不起我,他只配去做看门狗,刷盘子。”

“哇!”

突然,其他同学发出一阵惊呼,因为黑板上,秦明拿着油性笔,飞快的写下解题公式,画出模型,解析几何,用数字将线性代数表达出来,最后求出了变量的空间值。

这解题详详细细,看得何丘都目瞪口呆。

他做了那么多年老师,一瞧就知道秦明平常很用功。

秦明解完题,看到何丘震惊的表情,还有同学们崇拜的眼神,还有杨威那吃了屎一样难受的表情,心中压抑的愤怒也宣泄了不少。

秦明心中冷哼:“想难为我?真当我那么多年书白读的不成?”

何丘没办法了,说好了秦明能解出来就让他留下上课,他不耐烦的一挥手,道:“自己找位置,不过下次再迟到,扣你学分。”

秦明自然是跟自己一宿舍的三兄弟一起坐。

赵立牛竖起大拇指道:“牛啊兄弟,噢,这是你的书,我给你拿来了。”

梁少勇也夸奖道:“你打那么多份工,还有时间读书,我是服气的。”

孙志鹏也说道:“不过,小明,你咋的没换衣服啊?一中午也不见人,而且,什么时候跟李梦分手了?你们不处了两年了吗?”

秦明把中午闹分手的事一说,宿舍三兄弟都纷纷挺秦明,虽然秦明穷啊,但是他为了给李梦买最新款的苹果手机,可是一天打三份工,多不容易啊。

结果李梦倒好,跟来杨威那富二代。

而杨威也太不道义了,同乡,一起上的大学,还都是经济学班,结果勾兄弟女朋友。

宿舍三人同时哼道:“真是狗男女,小明啊,你别放心上,男儿志在四方,天涯何处无芳草?迟些给你介绍更好的。”

秦明感激兄弟们的安抚,他平静的说道:“我知道,生活还得继续,改过去的都过去了,我不会停滞不前的。”

下午的课程很快就过去了,何丘讲完课后直接走人,而其他同学也都各有各的活动节目。

赵立牛、孙志鹏、梁少勇三人也回宿舍搞他们的直播去。

秦明盘算着要怎么跟外卖店的老板解释,他要不干了,当初可是说好了至少要干两个月的,他突然走人,对人家外卖店不厚道。

此时,李梦故意粘着杨威,大声道:“亲爱的,快起来,我们等下去哪里吃饭?真的,被臭了一下午,我太恶心了。”

声音喊得特别大,特别甜,以前李梦也是这么跟秦明说话的。

谁叫杨威有钱呢?一身巴宝莉潮牌,还戴着一个金表,一台奥迪钥匙扣就粗暴的挂在腰间,唯恐别人看不见似的,这是暗中炫富。

秦明神色黯然,懒得应付,起身要走。

李梦一直看着这边,看到机会,大声嘲讽:“哎哟,秦明站起来干什么?你脑子不好使了?我们已经分手了,我喊亲爱的,是喊阿威,又不是你,你来什么劲?真的,这馊菜酸味熏了我一下午,恶心死了。”

还没有走的一些同学看着也是一阵好笑,因为以前李梦真是一下课就拉着秦明叫亲爱的,然后一起去吃饭,如胶似漆。

现在换人了,而秦明貌似没回过神来,表错情。

秦明看到李梦变成这个样子,越发的恶心了,她一天不恶心咱不满意是不是?

秦明可不是任由人搓揉的软柿子,你招惹我,就怪不得我无情了。

他痛心疾首道:“杨威,我们一场老乡,我跟李梦分手了,希望你对他好一点,毕竟我爱过她。”

众同学一听,秦明这怎么突然悲情起来了?还悲情得那么屌丝。

有同学不屑道:“呵,孬种,被甩了还舔?”

赵富贵讥笑道:“真男人就该找个更漂亮的女友,真没品屌丝。”

杨威却得意了,哼道:“废话,李梦跟了我是最正确的选择,跟你这穷鬼有好日子不成?”

秦明伤感的说道:“李梦她喜欢裸睡,半夜容易着凉,所以你要习惯给她盖被子。还有做那个时候,你要注意她的身体,对哦,今天是8号,她大姨妈来了,身体不方便,以前她都是为我用嘴的,如果用力过猛嗓子不舒服,我一般都是给他买薄荷味的润喉糖,还有……此车虽然车况保养良好,但下排气黝黑,烧机油现象严重,发动机巅峰时期,但拉缸严重,三十分钟后下排气出水,缸内直喷。”

秦明一顿说,最后连网上的段子也用上了,可把人给听懵了。

“去nmd!”李梦听得浑身颤抖,抓起一本书就扔过来,这个死人秦明,把他们两人过去的事都抖出来,还偏偏说给杨威听,杨威到时候真的嫌弃她破鞋怎么办?

秦明这么一说,剧情立刻反转了,同学们本来就是看笑话的,纷纷乐了。

“哈哈,李梦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啊。”

“秦明你太坏了。”

“啧啧,杨威你这二手车买得,太不划算了。”

杨威那个郁闷,今天第二次了,他都快被贴了捡破鞋的标签了,但他刚跟李梦在一起,不可能立刻分手吧,花了一万多,一炮未打就分手?

杨威羞恼的威胁道:“都闭嘴,秦明,我警告你,我有的是钱,你再招惹我女朋友,就算是同乡我也不会放过你,我们走着瞧。”

秦明冷哼一声:“谁招惹谁呢?我也不是好惹的。”

.

阅读 6521 评论 562
精选留言
小肉肉 5446
我觉得秦明的命运看似幸运,但是这一系列的遭遇真是让人唏嘘
20小时前
肉饼屋 15524
秦明的前女友才真的命苦,秦明真挺不是东西的
7小时前
若耶 6566
哇塞!关注公众号就可以接着阅读了,超级方便!不用在辛苦的找之前的阅读位置了!
1小时前

北京云动时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